• 提示: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: http://thebinding-ofisaac.com!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,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,导致大量书籍错乱, 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,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,感谢您的访问!

    最新章节全文阅读,三观犹在的小说

    苏宪皓 80364万字 82809人读过 连载

    美好生活没有预告。它经受住绝望的氛围,然后出现,步行而来,不被认识,不带来什么,而你就在那儿。---马克·斯特兰德  本故事多属YY欢迎对号入座 如果只是些许忧郁,你会介意吗?总想特别自由独立地活着,寂寞地散发出积攒着的爱,那些无处可去的爱。 当黑眼圈在老定日抛锚的巴士上低声吟唱的时候,那首歌恍惚穿越到拉萨的酒吧, 那一刻,和黑眼圈太饱躺在地上相拥而歌。狗日的,恨不那个叫爽的邻居乘仙鹤西去。 珠峰东坡,马卡鲁北坡,十多天的缠绵厮守,谨以此纪念之。 当我死去的时候,亲爱的,别为我唱悲伤的歌;我坟上不必安插蔷薇,也无须浓荫的柏树;让盖着我的青青的草,淋着雨也沾着露珠。 假如你愿意,请记着我 要是甘心忘了我在悠久的昏幕中迷惘 阳光不升起也不消失 我也许也许我还记得你 我也许把你忘记 我再见不到地面青荫,觉不到雨露的甜蜜 我再听不见夜莺的歌喉 在黑夜里倾吐悲啼 也许 也许 我还记得你 也许 把你忘记  罗大佑《歌》 一路高原,精神分裂,甲乙丙丁,均属说梦。回复 行走田田 的帖子 江湖绝世高手的对决 之于珠峰东坡 伦朱林层林尽染 回复 史瑞克 的帖子新年好,初来宝地,多谢支持!行程:第一天深圳—重庆---拉萨第二天风马飞扬—帕邦喀—柳梧大桥第三天拉萨---羊湖----满拉水库---卡若拉冰川—日喀则第四天日喀则-定日—扎西宗--珠峰北坡大本营第五天珠峰北坡大本营---扎西宗---曲当乡第六天曲当乡—优帕村----未知名山谷第七天未知名山谷—小乌措---兰花谷第八天兰花谷---夏浓牧场第九天夏浓牧场----汤湘第十天汤湘营地(三队友去白当)第十一天汤湘---措学仁玛第十二天措学仁玛---垭口—冰湖---伦朱林第十三天伦朱林---曲当---定日---日喀则第十四天日喀则---拉萨第十五天拉萨---上海  第一章 未知9月24日 《罗摩桥》,郑宸:他们觉得旅行就一定要有目的,譬如到印度就要朝圣,到西藏就让心灵得以净化,只要旅行就要发现自我。其实真想要发现自我,坐在自家马桶上也一样可以,只是说出去不好听。 承认,自己就一直这样装逼,这次还是不例外,就有那么一点恶俗,年纪大了,也不想改了。 还是有人会问:为什么又出发?实在找不到一个更好的途径认识各种人,并且还有一点共同爱好,哪怕是假装的------喜欢出去的必然很臭屁,爱炫耀,不错,说的是自己。 生活中太多平行线,每天都与很多人擦肩而过,仿佛都不曾来过,有意思吗?人都是一条线段,相交之处才有精彩。好吧,折弯自己去撞见别人的直线。 和所有旅行社拼团一样,在彼此还没有弄清楚对方的名字的时候,已经开始一段未知的旅程。你也许觉得喜新厌旧,不错,这次就是要和陌生人上路。不走寻常路,只爱陌生人。 出发前好歹搞个见面会吧,不然一起出门多尴尬啊,总不至于啊哦唉的叫唤吧,不然白天都变成了黑夜,黑夜就躲进了被窝去温暖冲动的人们。 航拍高原雪山海子拉萨河 未知9月24日 风马飞扬客栈阳台日出  骑一辆单车晃悠,中午还得奔赴团结村见面会; 先沿着林郭东路,去看下两座清真寺吧;拥挤的石板街,小白帽们忙碌的交易虫草和牛羊肉,绿色清真大寺上硕大的遮阳伞下武警们荷枪实弹时刻警惕着,胡乱请示,得到允许后拍照赶紧离开;仓姑寺四十大洋的门票望而却步,门口灿烂着庙里的鲜花,春色满园关不住。 冲突?河蟹? 未知 9月24日 自行车没有锁,答应了老板车不离身,进仓姑寺喝甜茶看来是不大可能,失望的离开,去帕邦喀吧,这个方向是纯属体力过剩导致;风马飞扬的老板,准确是老板娘,见租了她的白马,就直接指着地图上远远的一个 山形的示:该去下这,地位很高的一个宫殿,帕邦喀。从娘惹路一直找北,在无比悠长的一个上坡后,寻见一个大石头上,耸立一个宫殿。狗声狂吠,喇嘛不见,毒花花的太阳不要钱的死命放射光芒,骑行累的跟狗一般狂吐舌头,要不是寺庙旁的金黄色植被一直像冰水吸引,兴许直到半山腰就放弃。这就是一个圈套,好比狗往主人给的项圈中间套。人,就是很贱,老是喜欢给自己折腾,整的如小清新谓之的旅行一样多好-------------从自己活腻的地方去别人活腻的地方过活。旅行,漂泊,去他XX的。 帕邦喀骑行者的小乐趣 非也,单车从拉萨第一宫殿帕邦喀飞奔而下,在团结新村七弯八拐后白色漂移的落在了藏家宴的门口。寒暄,不懂,也不想装懂,交完费用后赶紧拉上同伙的太饱整一个拉萨河环游:走,跟哥闯社会去。 拉萨河畔嬉戏的藏族青年 那从景观大道三一八开始吧,过了拉萨大桥,弯弯拐拐的就走进了夕阳,秋天已经开始挥洒他最后的一点荷尔蒙,难道金色是他最后的男性象征?一直不懂为什么电影的旁白都是融化进蓝天里,金色怎么了?金色很不错,黄金也是这个颜色。 对于金色的迷幻,于是在柳梧大桥上守候日落,风刀般劲吹,桥梁也时不晃动,云层太厚,未果。 拉萨河上 柳梧大桥 落日 拉萨河畔骑行 婀娜多姿拉萨河 秋叶 回复 六合八荒 的帖子拉萨很适合一个人的游荡 大昭寺转经的老人 布达拉宫远眺羊卓雍错第二章9月25日幸福不是实物,也不是状态,需要我们去领悟清早,仙足岛的一个私人客栈堆满了本队的公用物资。对比那个稍显破烂的中巴,只能说是任务艰巨啊,可怜的中巴,可怜的罗布。话不多说,美女领队和老板都扛着暴重的东西往车上装,三尺热血男儿,情何以堪。赶紧的,只要不整出高反就行了。敲打一番,大功告成。乌合之众公用物资轰轰烈烈的,伙同一众乌合,沿着社会主义初级阶段道路,迈着资本主义的步伐,向着美好的共产主义开进了。经过羊卓雍错,行程中早已安排。宛若天仙,更适合偶遇吧。阴天,羊卓雍错的表象也不再美好圣洁,悲哀的是看风景的人改变了她,来过的人都不能独善其身。行至路边湖尾,天空瞬间开阔,湖天一色,骤然美艳动人,可遇而不可求,远观不可亵玩焉。 羊湖漫步9月25日幸福不是实物,也不是状态,需要我们去领悟和零柒年的风土飞扬相比,如今的这条去日喀则的柏油路可谓康庄大道。更甚,纯属路过的满拉水电站,也整的风和日丽。一切都比想象的美好,还是在意从城市里带来的面具,活在自己阴暗的小角落。满拉水电站水库满拉水库来时 路蜿蜒满拉水库前途 漫漫9月25日幸福不是实物,也不是状态,需要我们去领悟  宗山古堡最怕小角落里没有文化,导致两回经过江孜的宗山古堡都没有进去。尘埃落于久木亚美酒店,一个美的窒息的名字,在来到她简陋的天台,方觉名字原来只是恶俗的外衣。洗了进山前的最后一个热水澡,至少还有每晚相伴的白加黑黑片,依稀梦见了喜马拉雅,直到第二天清晨的日照小布达拉。晨小布达拉 左下角为扎什伦布寺日喀则闲逛 如果有来生,要做一棵树,站成永恒,没有悲伤的姿势:一半在尘土里安详,一半在空中飞扬;一半散落阴凉,一半沐浴阳光。非常沉默非常骄傲,从不依靠从不寻找。——三毛日喀则久木亚美日出回复 《老水牛》 的帖子哈哈,一行也有阴天;不过总体来说秋天的天气还是很不错 第三章 9月26日面对的人,情绪和自己的不在同一个地方,谓孤独 日喀则到珠峰路,本以为零柒年走过一次不会这么快再走一次,一晃也过去了4年,岁月这把杀猪刀在脸庞没有留下多少印记,倒是苍老了蒙尘太久的心。行进的老车,摇摇晃晃,风霜,没有写在脸上,那是一路的黄沙在嘴里。 老定日的公厕依旧是半开放式的,雨夹雪中乞讨的人相继穿梭于各个小饭馆,当然还有卖化石的藏族小伙子们的巧舌如簧。各色人种,齐聚于这个小镇,像要发生什么大事情,但其实只是大家都要去珠峰北坡大本营,这个小镇是必经之地而已;这个场景要是带一把剑,一袭褐色斗篷,一匹灰色宝马,豪气的朝酒家吼上一嗓:二斤白酒,一斤卤牛肉,飞奔下马进屋,想必剑气十足,足够亮骚。可这是社会主义社会,来了,你就不能带凶器,胸器是可以的。正在幻想间,有人出手买了三叶虫化石;2.5亿年前的生物,掂在手里,含泪形象顿显,触摸一块寒武纪的石头,历史的厚重感油然而生,三叶虫不在乎自己躺着的姿态,它兀自高傲的望着远方,历史长河里有什么是恒古不变的,历经风霜还屹立不倒?三叶虫化石做到了,它可以骄傲。 三叶虫易手了,卖海螺化石的又来了;看来同伴被当做了重点客户公关,只是轻微的几声关于化石真假的质疑,就引起三叶虫化石小伙的民族矛盾教唆:你们X族人就是没有信任。。。还行,不是X族,那Z族哥们的立场决然坚定。 上了饭菜,都毫不客气的狼吞虎咽,这个习惯一直都保持到了拉萨的散伙饭。高原,寒冷,看来大家都不顾形象而风卷残云的填满不是那么坚强的胃,这点,足矣证明,条件艰苦与否是人是否装逼的一个充分非必要条件。 摇晃到扎西宗,太阳才吝啬的露出了半个脸,唱完山歌过了垭口,大地就一片苍茫。 北方常见的雪,在南方人的眼中似乎永远都多了一份喜悦和浪漫。 明亮的车窗,摇晃的依靠的更近,下了包,入住营地的友谊宾馆。今晚难熬了,海拔很高,还很寒冷。他的心很冷,身体也很冷,北风一直才吹,他被冷死了,穿的太少了。这个故事不会在现实发生。帐篷旅馆的老板生起了牛粪炉子,并碎碎念的做好了鸡蛋面。女人们都要了两碗,外加一个荷包蛋。男人们都斯文太多,许是需要的空气太多,供给不上,连咀嚼消化的力气都减半。更有甚者,太饱同学没有忍住,直接帐篷里现场直播。长安乱的小和尚释然不是说了嘛:忍无可忍,无需再忍。既然那么痛苦,直接稀里哗啦哈。对不起,不该拿比人的痛苦说事,所幸的这个营地血氧指不高的,身体异样的都坚持了下来。 入夜,也不知道是那个仙女吹了一口气,云居然散开了不少,漫天星斗。静夜,躺成一条河。 第四章9月27日走的每一步,都有强烈的牵挂,不知道是拿不起,还是放不下昨夜星辰,昨夜风。晨起,天色放晴,银色世界,大爱纯洁。冻的直打哆嗦,日出啥的都是浮云了,眼观就好了,脚架是不会拿出来了。猛烈的咔嚓后,胡乱吃了半张饼,一碗粥;赶紧的,要去曲当乡,断想北坡这个地方不会再来了吧?零柒年这样认为,壹壹年再次到来还是这样认为。以后走阿里线还会顺道经过?一切都是未知,从此不敢再绝对。珠峰晨光大本营藏民家的狗共同守望珠峰北坡大本营 晨起的鸟儿们 9月27日 走的每一步,都有强烈的牵挂,不知道是拿不起,还是放不下 世界上海拔最高的寺庙 绒布寺 离开或许还会再来车窗上的冰凌 离开或许还会再来 大雪 导致短暂拥堵 9月27日 走的每一步,都有强烈的牵挂,不知道是拿不起,还是放不下 扎西宗的成都餐馆,被过往的游人涂鸦的很有江湖气息。墙上花里胡哨的书写着每个过路人的心情故事,不乏笑料。正午的阳光很毒辣,在阴凉的石头房子里喝茶,午饭,小憩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。幸福离你只有一步之遥,看,街上穿梭的午休的学生,几乎每人手一盒牛奶,许是微博公益的“免费午餐”,世间好人多,此地已被覆盖,甚感欣慰。门外的流浪狗很多,大厨丹增把吃不完的饭菜全部赠予了这些上苍带到世间的生灵,他们的眼神满是感激和满足。  离开扎西宗,往曲当的山路崎岖不平。也是狭义上此次珠峰东坡及马卡鲁北坡徒步的开始。荒凉,主宰这这个河谷,唯有河谷底有些微的一簇簇绿色,人类的建筑也一定围绕着仅有的生命。 昏睡两个多小时,领队喵喵告知到了曲当,出了一点状况,之前预定的珠峰宾馆只有6个床位了,条件真的很简陋,实在和这个名字不太符合。所幸还有另外一家庭旅馆,条件稍好;而且还有一个透亮的堂屋,可以散落横躺喝酒胡吹海侃。曲当乡不经意的,遇见彩虹 抢好了床位开始折腾从沿海带去的两个澳芒,那两个如成人双拳紧握般大小的芒果,一路颠簸,也开始发酵。黑眼圈毫不分说,手起刀落,稀里糊涂的进了大家的肠胃。本应作为山野炫耀之物,却在山门口便经由人类的分解作用化为肥料,始料未及。 店家的厕所是在室外,一个土砖砌成的矮房子二楼,上须经一耷拉的楼梯,无扶手,茅厕亦无顶;有好事者盘算,人若上去,便撤了那梯子,坐地起价,让入恭者沦为待宰羔羊。一夜,这个故事也没有发生,意淫都是开花不结果。 是夜,淅淅沥沥的下起了下雨。司机开始和泰山喝着拉萨啤酒,藏人的婚俗也开始被同伴艳羡。店家汉语不错,老婆只会藏语,就在一旁笑笑,并不时添酒。店家以前经常走去尼泊尔经商,他说不远,才说五到六天;好吧,若想偷渡,去吧,山就在那里的。 雨越来越大。在村子碰见的外国队伍就是由于天气原因下撤了,都等了三四天了;店家说下雨了5天;期盼这次进山有个好天气,于是有人预测,明天是一个晴天,此人后来被赐号:半仙。每当乌云密布之时,他的只言片语总让大家感觉到希望,后来事实证明那确实是梦想成真的,兴许,这是相信的力量。 从珠峰大本营过来,累了,躺在床上就呼呼大睡,可害苦了旁边的少爷。据后来店家回忆,半夜少爷老是起床,独自站在门口遥望星空,店家每次都问:需要什么服务,少爷总是摇头不语,专注夜观天象,祈祷明天有个好天气。据后来少爷的红颜知己沙沙回忆,裹着那个零下50度的鸭绒睡袋,枕边山风呼啸,只恨枕头不能消灭一切声响,他躺不住了,他站起来了,他咬牙切齿,几乎手起刀落,仇恨的怒火,在偏远的山村,化为漫天的仰望,这星空,看出了啥不同?这折腾的一夜,于少爷是折磨的一夜,于睡熟的人是难得的温柔乡。 第五章9月28日我在想你你却不知道 王妈妈的裹脚,整了又臭又长的一堆,终于开始正,徒步开始。那心情,如小鸟一般放飞,偷笑一下,都老鸟了,哎,这世道,就习惯装嫩。徒步的起点 优帕村  曲当乡到优帕村的公路只有一段能走司机罗布的中巴,在一座小桥,卸下了所有物资,背上当天所需,向着大山开进。公用物资就直接交给牦牛队了,等不及牦牛队的到来,双脚不由自主的朝坡上的村子爬了上去。 一路的扎西德勒,村子里的藏民都很友好的回应,但是基本都不太会汉语;峡谷四周的雪山若隐若现,谷底的田里青稞已经开始收割,金黄一片;走在半山腰的村子的田梗上,望着谷底小路上的同伴,意气风发的向着雪山迈进;偶遇小牛,被绳拴住,爱心泛滥的伍舞还是禁不住去调戏了一把,小牛连吃奶的力气都使出,方逃离她的魔幻掌。炊烟 优帕村 9月28日我在想你你却不知道 不时有飞鸟掠过天空 自由的心情加快了前进的步伐 青稞草垛 丰收的喜悦 优帕河谷中的富饶之地 9月28日我在想你你却不知道 徒步开始就来了一个下马威,一个大上坡;费劲九牛二虎之力,爬到垭口,吃路餐。七零八零开始嘲笑六零不会吃果冻,六零们倒是超然的扔出香烟分享。人和人的沟通交汇需要一个载体,在这荒芜的山腰间,香烟,就是最好的选择;燃烧的是虚无,烟尘的飘忽,摇曳漂移的眼神,你我之间,无需言语,你的沉静,有我的寂寞感染。黑眼圈贡献的白骄,过滤嘴中间一点红心,初抽,青涩未褪,难免呛人;拗个造型,就徐娘半老了,吞云吐雾的,好不快活。当下的光景,雪山在云雾中欲迎还羞,走路的人们却佯装一路美景。 从山上走下的藏民说有两队老外人马在小乌错扎营了,大家决定在一个山谷安顿今夜的寂寞时光;好吧,小乌错,今夜月光皎洁,孤寂的散发你的芬芳吧,明日再拥抱你。山谷秋色渐浓 既来之,则安之;七手八脚的搭着帐篷,不知谁发现一个白色大蘑菇,大家都欣喜若狂的合影,可怜的蘑菇边角被人踩掉一块,追问之下,肇事者却是泰山;维纳斯也是残缺的,心安理得的配上娇艳欲滴纤纤玉手,外加紫色指甲,一副摧菇魔手图在快门的咔嚓下完成。这个蘑菇的命运在藏民发现后就发生了转折,直接被踩得四分五裂,呜呼哀哉。 妩媚的抚摸 残缺的蘑菇确不能体会 米玛大厨的第一餐,晴空文质彬彬的拿出他白色的小碗,他人却风卷残云;很多事情最初的主观界定会是一个严重的错误,若及时的调转方向,就会拨云见日。日后的几餐,再也不见那悲催的小白碗。 很诧异在这个季节,高山杜鹃绽放;不过一夜寒霜,花瓣就变成了冰凌 9月28日我在想你你却不知道 夜未央,仓惶的流萤没见提着灯笼,流星倒是不时划过天际,思绪野草般疯长,蔓延。赶急的夜风